很沉靜

口腔出血,是最近的生活不太如意了。常常都是這樣,我視為一種提醒。沒有心驚膽跳的艷紅,當然更沒有嗡嗡作響,只是非常含蓄地,在漱口的當兒,讓我嚐到血的味道。那個味道距離現在很遙遠,很遙遠了。河邊的渡頭,欄杆都長滿了泡泡,暗紅色。那是海風在鐵欄上留下的痕跡。這裡己經很靠近海。向左邊望去,海那端的地平線會攤在你的眼前。沒有遮攔。但我不夠高,看不到。我還小,只能把稚嫩的小手掌放在暗紅的泡泡上,望向河中央,看漁船駛過。黃昏,風和陽光一樣柔和。媽媽坐在一旁,靠著欄杆,手拿一小碗飯。我的身高還是允許我穿過欄杆然後掉到河裡去,但我已經長大了,大到可以明白越過欄杆是危險的。媽媽很放心,我來回走著,嘴巴不忘咀嚼,吞了一口飯,然後走向媽媽身邊,媽媽把匙子往我嘴裡送,一口接一口,漁船也一艘接一艘駛過。我已經開始學習數目字與英文字母,媽媽教的,教材是寫在漁船上的號碼。三個字母加四個數字。BCB4416。我這樣唸著。再大一些,我才知道車牌也是這樣,只是小很多罷了。我鼻子敏感,總是會癢。我的手離開暗紅色的泡泡,擦擦鼻子,然後聞到一股味道。一股紅色的味道。

味道總是伴隨著我。當我不如意的時候更是如此。暗紅色的泡泡很久沒有在生命中出現了,在城市,好象沒有一塊鐵,敢把鏽生得如此囂張。口腔倒是時不時漂出這種暗紅色的味道,提醒我該回到生命的某一個狀態,那個「我還很小,小得會穿過欄杆掉進河裡,但是又覺得自己已經長大,大到明白哪裡是危險」的那個狀態。那段已經逝去的時光呵。那個場景,總是透著河水的綠光,泛著泛著,似乎也就刷去了那所有開心與不開心。我更大的時候,才察覺到,生命中有好多好多的場景,我是多麼深刻地存在著,心情卻是如此漂渺。沒有情緒,只有味道,還有顏色。一種單一的顏色。有時是綠色,有時是紅色,有時是棕色。鮮少混雜。心情好象就這麼樣裹進了顏色裡頭,聲音也是。很沉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