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總說壞事都是我們干的?

我站在建築工地的出口處,等著。我知道一到下午五點,就會有一批印尼勞工走過這裡,然後越過高速公路回到他們的宿舍。

時間到了,勞工們三三兩兩走過。我試著找幾個面容友善的人談話,但知道我的來意後都不願多談。人在異鄉,對太多事情無法懂得透,面對一個自稱記者的人,肯定有所防備。我明白。

dsc03582.jpg

我單槍匹馬,何嘗不是處在萬分戒備的狀態下?身邊大概沒有多少人對這一群人有好印象。「不就是做奸犯科的那一群?」我不斷提醒自己要相信人的善良,可是連同事也認為這樣做並不是太好時,我無法不提防。

然後我遇到一位叫馬奴的。他願意跟我談話,還帶我到他們的住處去。那裡稱不上是村子,就是我們一般常在建築工地旁邊看到的那種用三夾板臨時搭起來的木屋。這是個大型的發展工程,這裡住了兩百多個勞工。我在裡頭待了兩個小時。這群朋友的友善,確實讓我慚愧於之前對他們的戒備。

離開學校後便在純中文的環境中工作,我太久沒說馬來話了。在村子裡的兩個小時,我用盡了這輩子所學的馬來文。

為了方便解釋我的工作,我隨身帶了一份報紙去。一位剛來馬半年的年輕人問我:「我不明白為什麼報紙上總是說那些壞事都是我們幹的?」我不懂得怎麼回答。

剛下班回來,洗了澡,他們便開始吃飯。村子裡住著幾個婦女,是勞工的妻子,平時便為這群人張羅吃的。幾個人吃完飯,聊聊天、抽抽煙、看看電視,每天下班後的時光都是如此渡過,只是今天多了我這個外來人。天漸漸暗下來,我離開了。隔天,又是同樣的一天。等到哪天工程完了,他們便搬到另一處去。「家」是怎麼一回事,我想他們有自己的詮釋。

突然間一個中年人問我:有沒有印尼的記者到馬來西亞來?我說應該有吧。他說:有碰到的話,叫他來我們這裡。我說,好。我知道這句話的背後是鄉愁。

dsc03593.jpg

dsc03599.jpg

廣告

對「為什麼總說壞事都是我們干的?」的想法

  1. 對照在美索看到的緬甸人,照片中的印尼移工社區似乎差別不大。異鄉打拼的人們,到底懷抱著怎麼樣的心情翻山越洋來到另一個國度,過著被有色眼鏡看待的生活,我們永遠都無法瞭解吧。這樣的故事,泰國也好、大馬也好、台灣又何嘗沒有呢?

    也許多一點關注的視線,冷漠就會少一些。

    期待看到更多的故事 🙂

  2. 我现在也是外劳了,外劳们都不感性,他们是很理性的。从这点出发,他们都不难理解,对吗?
    有兴趣的话,来和我一起体验外劳的生活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