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漂泊異鄉的人

labor.jpg

車子困在吉隆坡市中心近乎癱瘓的道路上。路人行色匆匆越過馬路走入五腳基,躲過這場周日午後的毛毛細雨。周日,這個地區正展示著與平日不同的景象。

動彈不得的半小時內,我坐在車子裡開始數著行人。從路人的外表輪廓與衣著打扮,我在這個下午得到這樣一個觀察結論:路人中,本國人民所占人數絕對少於一成!本地人哪裡去了?--我們坐在車子裡,吹著冷氣抱怨著這個城市的交通狀況;我們在店裡忙著做生意,賺取這些路人的錢……(附近的星巴克應該也是這一區少數的本地人聚集點。)本地人在這裡似乎變成過客,目的地是這個舊城區外圍的一些新聚點--那裡才是我們的時尚消費點。

我下車成為步行者的一員,遊逛在這一個離我的生活越來越遠的市區,並且在短短半小時內,在心中繪出了一幅從南亞次大陸跨越至東南亞群島的人文地圖:

大家購物中心前的走道是菲律賓,其版圖一直往中央藝術坊的方向擴大,到了中央藝術坊便瞬間進入印尼。在另一端,Mydin的後門與馬來亞銀行隔著一條空中軌道,這裡是巴基斯坦;前門的西冷街是另一個印尼。西冷街往下走,短短的一條街,左邊是緬甸,右邊是尼泊爾、印度與孟加拉,人潮洶涌,在有限的生存空間中奮力爭扎著。這裡的印尼當然沒有女人,只有男人。印尼女傭們此刻可能正在逛著更加高檔的購物商場,緊隨著雇主一家,或是抱著小主人,或是手提著大包小包--是的,她們連休假的權力都沒有。

過去幾天報道外勞在馬來西亞的生活,我們嘗試探視他們的居住環境,那是工作之後的個人空間。周日的吉隆坡市中心,是他們休假時的群體生活空間。我走在人群中,聽著陌生的鄉音,看著招牌上無法解讀的文字,我這個「本地人」變成誤闖者,還得四目張望尋找著一些我的理解範圍內的事物。在這裡,常有這樣一個場景:某個人把自己身邊的人介紹給另一人,兩位新認識的朋友握手寒喧幾句。生活在異鄉,他們以這種方式擴大著自己的生活圈子,然後,同一個族群的人各占據一條街。而我突然間想起了這一區密佈如星的華人鄉團與會館。

有幾家老店面,正門口頂上還掛著牌匾誌明行號,這強勁有力的書法字體底下,卻不是我們所熟悉的輸廓。走進店裡,一排又一排的展示架,架上的光碟卦套鋪成一首首異國曲調。尼泊爾電影、印度電影、孟加拉電影……分門別類,在架子的前端清楚標誌著。門上的書法牌匾被掛上去的時候,該是一百年前的事,兩、三代人走過了,這家店好像又回復到它最初的使命--給漂泊異鄉的一群人輸送溫暖。只是,一個世紀前,這裡賣的是中藥、唐裝;今天,賣的卻是南亞族群的電影與音樂。

我在巴士站遇到一位巴基斯坦青年,名叫阿克巴,今年30歲,樣子卻比實際年齡蒼老許多。他是雪邦某個添油站的工人,此刻正等著巴士回到工作地點,趕上夜班的工作。他從上午逛到下午,並沒有特別需要處理的事情,出來只是為了見見朋友。這是他難得的假日,「我不是每個星期都有假期,要放假得先要老闆點頭。」阿克巴在家鄉比沙瓦,是大專畢業生,說一口流利的英語,卻選擇離鄉背井來當個油站工人,為的只是將來較好的生活。聊起巴基斯坦此時的混亂政局,阿克巴說:「我愛馬來西亞,因為這裡有和平。但是,我的工作合約明年結束後,還是會回去。那裡才是我的地方。」

混在人群中等著過馬路的時候,一個尼泊爾人以他的語言跟我說話,我抱歉地表示自己是馬來西亞人,沒想到得到的回應竟然是近乎九十度鞠躬的慎重道歉。把本地人誤認為外勞是多大的罪過,這顯露的是在同一個環境下,兩個群體的高低地位。這是令人不快的,而且這種情況出現不只一次。這個瘦小的尼泊爾青年名叫朱格拉,道歉後轉而使用英文,話語頓時如山洪傾瀉。他說的英語有著濃濃的口音,我只能聽懂四分之一,但知道他正在說著工廠老闆的刻薄,好像是難得遇到一個人聆聽他滿滿一肚子的埋怨。

大家都在埋怨。接近這些各國的勞工時,他們都各拋出了一些問題:

一位印尼的建築工人問:「為什麼你們總是以為印尼人是壞人?」語氣中的無奈與不解多於責備。

一群菲律賓女傭說:「華人當中當然有好人,但是我們遇到的壞雇主,卻都是華人!」話題在他們假日的歡笑聲中很快便轉移開去,我感受到她們努力避免場面變得尷尬的善意。

一位尼泊爾青年問:「我們是合法工人,為什麼你們的警察總是為難我們,連我們口袋中僅有的五元、十元也要拿去?」他的話一說完,吸了一口煙,我們開始聊別的……

我們之中有多少人在聆聽著這群外來者對馬來西亞人的看法,又有多少人只懂得一味排擠與歧視。我們可以說:這些說法沒有根據。可是那卻是他們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最真實的感受。難道我們要等到有了數據來指出馬來西亞人如何歧視外來勞工,才要開始反省嗎?

根據一項最近的數據,在馬來西亞工作的印尼外勞人數(合法與非法),已經達到兩百多萬人,加上孟加拉人、緬甸人、菲律賓人等等,外勞已經是組成我們社會的一大群體,而且,他們與我們貼得這麼近--似乎一回神,突然發現他們已經靜稍稍改變了我們城市的臉孔、改變了商人們的經營項目、改變了孩子們的生活……他們與馬來西亞人的生活空間,貼得如此近,他們與馬來西亞人的距離,卻又如此遠。

互相尊重,是我們在幼稚園時就被教導的,只是,我們當中有人遺忘了。

廣告

對「那些漂泊異鄉的人」的想法

  1. 以前小时候大概4年级吧!
    那时候就在陈氏书院补习,补习前就会像那天你和我摧稿的时候打给我一样,会去茨厂街的pasar pagi买东西,吃早餐。而车子都会泊在陈氏书院后面的小巷。
    有一次,泊车的时候就看到一幕…马来西亚的警察正在欺负外劳。
    那警察应该是要吃钱吧!外劳秀出他的钱包,意识里面只有20令吉。
    景察看了后,往他的脸上刮了一巴掌…外劳的泪水流了下来…我也一样…
    人家也是人啊!你又不是他的谁…人家只是为了争一口饭罢了!比起他,你更应该受那巴掌!

    所以看了你那句“一位尼泊爾青年問:「我們是合法工人,為什麼你們的警察總是為難我們,連我們口袋中僅有的五元、十元也要拿去?」他的話一說完,吸了一口煙,我們開始聊別的……”感触真的很深….

  2. Hi it’s sam.

    很開心,終於自己發現了你的部落格,
    也能持續閱讀許多好文章和感動,
    怎麼沒跟我說呢?! 呵呵~~

    但這種有像是老友不期而遇的感覺,
    充滿了驚喜之情,也很棒的.

    祝福你在台灣一切順利,
    期待我們早日在台聚首囉.

    屆時,再介紹些朋友彼此認識.

    best wishes from Thailand-Burma Border

  3. 呵呵sam,很意外看到你的留言 :) 哈謝謝你的光臨

    前兩天從台北回來,面試還算順利,結果要等下個月公佈。嗯,期待在台聚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