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遊記

除了到步那一晚有阿利的接待,其他時候,都是我獨自一人在台北晃。台北公共交通的便利,真讓人覺得吉隆坡早該被埋在火山灰底下。

去面試,再到其他大學處理申請入學手續,我解讀著交通站點的指標,穿梭在都會的人群中。或許因為沒有語言的隔閡,也沒有太大的文化衝激,台北對我而言還算是蠻友善的一座城市,至少覺得不難融入這座城的脈膊當中。在一天的時間裡,上上下下捷運、公車,進進出出一間間辦公室,辦完事情之後,拿出觀光地圖,似乎突然間不曉得該往哪裡去。我不知道是因為一時無法把自己切換到觀光客的身份,還是台北本來就不是一座觀光的城市,在那個下午,我坐在台北車站外的公園裡,手上翻著旅遊手冊,從第一頁讀到最後一頁,再從最後一頁翻到第一頁,天啊,我找不到一個我想去的地方。我在公園坐了好久,好涼快,據說這是台北最舒服的季節。眼前是一簇簇小花。我看著行人走過,看著情侶在冷戰,看著阿嬤逗孫子……逃離我居住的城市,來到另一座陌生的城,才得以如此閒散。看人。

那一天稍後,我決定到淡水。想起在薇薇和志軒電腦裡的一張園。「好美噢,這是哪裡啊?」「漁人碼頭。在淡水。」他們答道。我記得好像曾有過兩次這樣的對話。我決定那個晚上到漁人碼頭。那晚不是周末,河堤上好幽靜。

夜了,回到旅舍,來自秘魯的那位先生問我今天去看了什麼?我說我看了一天的人。他聽我跟旅舍負責人講中文,又拿起桌上的中文報閱讀,問我:「你怎麼懂中文?」我說,「因為我是Chinese啊。」「啊?你昨天不是說你是馬來西亞人嗎?怎麼又說是中國人。」我嘗試解釋,但他好像有聽沒有懂。哈啦了幾句,我倒頭睡覺。

在台北的最後一晚,我沒有安排住宿,因為搭的是隔天一大早的班機,我凌晨就得離開。買書,是到台北必做的事之一。行李寄放後,我晃到誠品去。扣除了到機場的車資,我把身上幾乎所有的台幣都給了誠品。我問服務台的小姐:「這裡到台北車站,搭計程車要多少錢?」「三百多吧!」「噢,太貴了。走路可以到嗎?」「天啊,不行啦!」可是我還是決定一試,反正在地圖上看來不是太遠——敦化南路,走到忠孝東路,然後一直走,就到台北車站了。

凌晨三點,我提著一袋書,開始步行。路上偶爾有從夜店出來的人群,有時經過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有時跟每隔不遠處的保安先生打招呼……我一直走一直走卻一直還沒到。就這樣走了四十五分鐘,安全抵達台北車站。

後來,上了巴士到機場,出境、登機,我好像都處於半睡半醒間。中午,脫下外套,走出另一座機場,一陣暖風吹來。嗯,吉隆坡的艷陽天。

廣告

對「一點遊記」的想法

  1. 怎麽都沒說和你聊了幾次呢?哈哈!臺灣的研究所等你哦!趕快來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