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

我的祖輩當年往南航行,在亞洲大陸最南端的那個半島上岸,從此在南洋的烈日下心繫著北方大地的春秋迭代。那個我的祖輩稱作番地的半島如今已是我的祖國;而我祖輩的鄉愁卻如此微妙地流成了我身體內的血液。一切不過是空間的轉換和時間的推移,就如後來我來到了這個島上,與一座承載著漂泊的博物館相遇,一樣。

那個下午我佇足達摩畫像前,祖師雙眼凝神,卻像有道光芒穿過櫥窗;紛揚的思緒與沉重的氣息在櫥窗玻璃上化作一陣陣白霧,且逐漸平伏。我在傾聽畫者筆尖觸及紙面時那水墨化開的聲音,也彷彿聞著千百年前的氣味。在這裡,我凝視著時間,並且沉迷其中,正如我無法抗拒一切老舊事物;這些劃過時間與空間的軌迹而來到我面前的人事物,在在展示生命的無窮,而我試著融入這悠悠長河中,享受一刻消融。

時間長河中,物的漂流、人的離散、我們的相遇,皆是偶然。「時間只是經過,剛好留在這裡」,而我們也不過是剛好在那裡,罷了。

dwn_rs跳tone圖:傍晚五點半,從外頭回到研究室,在門口遇見月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