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心靈和《黑暗中的孩子們》

電影的主題是有關兒童販賣、非法器官交易。故事場景是泰國,受害兒童來自泰國和緬甸,而敘述者是日本人。幾個孩子的遭遇都讓人揪心。妓院裡的小女孩因為患上愛滋病,垃圾袋裝一裝就被扔到垃圾車載走,在垃圾場醒過來後爬到村子裡,她的生命終結在木架上,身上爬滿螞蟻,然後在一把火中消失。她的姐姐(還是妹妹),在生命終結之日穿著也許是她生命中最漂亮的裙子,被帶到醫院,她並不知道自己將要被送上手術枱,然後被取去心臟,最終只留下一筆醫院檔案的假資料,寫著「腦死、捐出心臟」。另一個小女孩也染上愛滋病,被仍到垃圾車上時被日本籍志工救起,在醫院醒來時第一句話問的是:「我是不是很髒?」還有一個小男孩,死於過量賀爾蒙,是嫖客注射的。

故事從一對日本夫婦為了救小兒子的生命而經過「中介」到泰國進行心臟移植手術開始,駐曼谷的日本記者(江口洋介飾)介入調查,發現事情不只是非法器官交易那麼簡單——他們從活著的小孩身上取出心臟!用一個泰國小孩的生命來救活日本小孩。日本夫婦並不是不知道這當中的真相,只是,有什麼比自己孩子的生命更重要?年輕女志工對孩子媽媽的質問,挑起的只是媽媽無助的哀嚎……

日籍志工(宫崎葵飾)充滿人道主義的熱忱,想要救出每個即將遇難的孩子。日籍記者抱持的是另一種立場,他說「今天救得了一個,系統一日沒有改變,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受害者。」志工因為情緒激動而破壞記者本來的計劃時,記者對著女志工大罵:「你是笨蛋!你太天真!你什麼都不懂!」我想大部人都認為記者的立場沒有錯,只是心中也有那麼一些不甘、無力。

兒童救援組織裡的內鬼、警察、皮條客、醫生串成聯盟,形成令人絕望的大圈套。

記者在很早就表明不可能跟志願團體合作,因為彼此「立場不同」。志工選擇跳入苦海憑自己的力量盡可能救出孩子;記者說這絕對不是救了一個就算了,因為接下來還會有無數的受害者。這兩者不就是我們面對弱勢者時常會面對的兩難?你知道有太多人需要援助,但你同時知道有一個叫做「結構」的東西。但這似乎也不是絕對對立的。電影對記者這個人物的描述,顯然這個人心底有一條無可越逾的界線,有一些無法直視的黑暗面。於是他選擇一種隱藏在新聞專業背後的視角,因為這樣可以自許一種客觀超然,免於直視內在的情緒。因為黑道的生命威脅,記者無可奈何,只能目睹日本孩子送到泰國醫院,再看著泰國女孩被帶到同一家醫院,準備結束她的生命,因為有另一個孩子的生命比她的更有價值。他說他能做的只是記錄下這一切,終止更多的受害者。

後來記者在槍戰中找到正在危急中保護孩子的志工,他抓緊志工的手說:「你應該回日本!」卻換來志工厭惡地甩開:「放開我!」記者驟然崩潰。

記者上吊自殺後,同事整理他的遺物時,揭露出他也是戀童癖者,曾經在泰國與一個小男孩一起生活。愧疚長久折磨著他。家裡一面牆貼滿兒童性侵犯者被捉的新聞剪報,中間留著一面鏡子,映出懺悔者的頭像。然而,把自己歸到犯人之列,終究無法淨化內心的陰暗面。

被送去醫院準備犧牲的那個小女孩,她的面容不斷在記者的腦海中浮現。他或許是從志工身上看到自己的懦弱。這確實不是「救了一個小孩就算了」的事,但是,記者終於知道,自己其實再多做那麼一點點,眼前這個小女孩可能就可以活下去了。可能也不該說是懦弱,而是面對小孩的愧疚感障礙了他的行動。

我想起一個故事。擱在灘上的大片蛤蚌看著就要被太陽曬死。禪師走在海灘上,撿起一顆又顆的蛤蚌往海裡拋。弟子問:「一大片的,你救得完嗎?」禪師舉起手上的一顆蚌:「我不能救完全部,但是我手上這一顆往海裡拋下時,一個完整的生命就得救了。對這顆蚌來說,這就是全部。」在令人窒息的結構之下,依然是一個個完整的、各異的個體生命的軌跡。志願團體裡的泰籍志工,頸後的傷疤烙印著火炕中的童年記憶。而皮條客把孩子推進妓院時、送往嫖客懷中時、帶上醫院手術台時,臉上總是露出複雜深邃卻又淡然的表情;男雛妓長大後當上皮條客繼續制造下一代受害者,然後看著受苦的孩童卻始終得不到自身的救贖,最終被鎖上手銬時,他的表情終於多了一絲安定。

這種故事本該讓觀眾帶著眼淚與唏噓離席,但並沒有。沒有太多的煽情,也沒有太多的俯視式的道德批判,電影只是把實相一層一層剝開,冷烈、驚悚得令人難以招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