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ears I shed yesterday have become rain

昨天才發現到上一篇文章的點閱率高得驚人,我知道那都是關心你的親人朋友們,因為這個部落格本來就沒什麼讀者。昨晚跟你媽媽通了電話,她說去給你誦經的人很多。這都是你生前結下的善緣。「生前」,這種字詞現在用起來特別痛。也跟師父講了電話,他一直問我這幾晚有沒有睡好。其實第一個晚上徹夜無法入眠以外,這兩晚我都睡得特別沉,只是早上第一個念頭總是會想到你,然後痛著醒來。需要很多很多的深呼吸讓情緒平穩。昨天本來不是我的工作天,但醒來後決定還是到辦公室去,我需要到身邊有比較多人的地方,同事們嘻嘻哈哈的,這樣才不會沉溺在悲痛中。前天在工作的地方巧遇了迎接普陀山毗盧觀音來台的儀式。大士聖像從面前經過時,我在人群中無法抑止淚水,祈求菩薩哀愍。薇薇昨天也給我寫了信,師父說她這兩天也是一直在壓抑著情緒。

当我在处理母亲离开的这段童年创伤经历时,老师告诉我每个人的死亡都是自己选择的。事情发生时我年纪太小,所以当我听到这句话时还是不能谅解,为什么母亲“选择”离开,遗弃我们。

今天我看到加咏的离开,师父也说了同样的话,是加咏“选择”离开的。这次我深深地体会了这句话的意思⋯⋯我们无法怪他、怨他不珍惜自己,因为我们也无法体会他内心深处的痛苦。

加咏离开时爸爸在身边,当时他还是清醒的⋯⋯明明白白地走。

昨天在往治丧处的路上,志轩和我都说不出话,平时我俩走在路上多数是去学舍开会或出门逛街。但昨天是去为加咏诵经。诵经时,我的内心很平静。好好地诵经回向给加咏是我最后能为他做的事。

其实加咏的人缘很好,朋友多的是。但回头看看学舍的大家,以往和加咏在一起除了做事,很多时候是在吃喝玩乐。而你却参与了他那段诡异阴暗的过去、和家人的爱恨情仇、还有他在台湾差点丢了命和之后那段荒唐的日子,虽然你说帮不上忙,但除了彦齐就算你离他最近。所以民杰我想你一定会更明白他⋯⋯体谅他所做的一切,包括这次的“选择”。

加咏离开并没有对我们的日常生活造成什么影响,但每每想到他已经不在了,心中就会若有所失。

照顾自己。

我似乎明白所謂的「選擇」。只是,在死亡這一門功課中,從來就沒想到是由你來以這種方式出題。你媽媽說在決定讓你捐出器官後,心裡一直掛罣著,因為這畢竟不是你自己的意願;可是隔天即從你的朋友那裡得知不久前你確實簽下了捐獻器官的意願書。給你安排後事時,媽媽不多考慮即說要海葬,而後也從朋友那裡知道你真的有提過這是你想要的方式。這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他們都跟我說你面容安祥,師父還說你笑笑的,那是歡喜。我們也應該要這樣。

再過不到一個小時,就是告別式了。會有很多人陪你,那已經是在世間的最後一段路了。

之後,也就化為一縷青煙,或是淨土或是虛空,你一定知道這路該怎麼走。

而我們也是。大家都會知道該怎麼渡過悲傷。然後繼續生活。我想我們以後的談話中還是會有你,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我們都老了,還是會有一個年輕的帥帥的家詠,微笑著住在我們心裡面。

昨天在一行禪師的墨寶展中拍下了幾張照片。The tears I shed yesterday have become rain,昨日我流下的淚,已化作雨水。給所有正在為你流淚的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