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淡風輕的那一天不會太遠

今天下午接近告別式開始時,我就一直盯著時間看。靜下心來唸佛我無法做到。我需要走到外面去,到有人的地方,才比較可以度過這一段時間。火化進行的時候,我坐在沿著淡水河移動的捷運上。我以這樣的方式來送你。五點多接到舒冰的電話,那時我在舟山路上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擦著眼淚。回到研究室坐在電腦前,還是會點進去你的fb頁面,看看大家給你留下的話,看看朋友們這兩天上傳的那些有你身影的照片。

我知道穎嫻很不容易,也聽說她的情緒一度失控。所以我看到她在線上便敲了下她,就這樣聊了一個多小時。一副學長開導小妹的模樣。穎嫻一直跟我說謝謝,我說不用謝因為這些也都是我要對自己說的話。確實,說著說著情緒越來越平靜,越來越能釋懷。但是心其實還是很痛的啊。「我想我們以後的談話中還是會有你,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我們都老了,還是會有一個年輕的帥帥的家詠,微笑著住在我們心裡面。」這句話寫的時候心在淌血,之後每讀一次都會濕了眼眶。可是我跟穎嫻說,一定會有那麼一天,當我們回過頭來看這一切時,是可以微笑著想念家詠的;那時候,會是雲淡風輕。我很期待這麼一天的到來。聊到這裡,心情也已經不再那麼沉重了。

而就在這時候,瑞冰傳來msn訊息,說心裡悶悶的。我突然覺得好好笑,心裡冒出一句:來吧都來吧,反正我最會幹的事就是這樣子自以為是地講一大堆道理開導這些弟弟妹妹們。不過,我可不可以把跟穎嫻講了一個小時的話,直接剪貼過去給你呢?不然,這樣子打字,真。的。很。累。於是盯著瑞冰的msn視窗,想著要不要真要這麼擺爛,越是覺得好笑。而糟糕的是,整個就再也進入不了瑞冰的那個情緒脈絡裡頭了——總不能人家還在傷痛我就給她傳笑臉吧。(所以,瑞冰,我有看見,我不是故意不回你的~)這麼一笑,就好像真的換了個心情。而這時也收到了薇薇的來信。

我们在一起治疗悲伤,度过悲伤。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是加咏教会我们的。希望学舍的大家,能从加咏的离开看到正面的力量。

悲伤是会过去的……..

明天大家會陪你出海,把骨灰灑到大海裡。這幾天都哭過了,明天該會是另一種心情,大家選擇以歌聲跟你道別;你會進入虛空,而世界上會有一小群人,因為你留下的器官而重見光明、重拾生命。

我相信,雲淡風輕的那一天其實真的不會太遠,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期待了。

這個已經雜草叢生的部落格,因為你的離開而有了這三篇文。我知道大家有在看。我在這裡寫著,你們遠在那裡讀著,我因此感覺到跟大家在一起。如果不是這樣,我無法想像會如何撐過這幾天。不過,也就只到這裡為止了。總要回到我的平日生活,只是接下來的生活當中,我會在心裡的一個小小位置放著有關你的記憶。就只是小小的位子,輕輕的,就好。

舒冰已經在fb貼著學舍接下來的活動訊息了。果然是永遠都在太陽底下的般若學舍啊。

家詠離開,是他的圓滿;到哪一天我們能微笑著接受他的離開,就是我們的圓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