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可汗】我不是壞人

電影除了有憨憨的可汗,還有沉重的911事件,以及之後美國社會中的愛國主義如何被煽動。悲痛轉化成仇恨,製造出族群對立與衝突,於是「回教恐怖分子」在美國社會被「創造」出來,而Rizwa Khan帶著Khan(可汗)這個回教姓氏,自然被貼上了恐怖分子標籤。

可汗是印度人,患有亞斯伯格症,即自閉症。亞斯伯格症患者不一定會將自己與世界隔絕,只是(以我們的語言來說的話)他們對世界的認識自成另一套與我們不相容的系統。911之後,有一些在美國生活的回教徒開始隱藏身分,比如改名字、剃掉鬍子、改變服飾,否則難以承受主流(白人)社會對回教徒的異樣眼光。賓拉登被塑造成美國人的共同敵人,而所有與賓拉登有著同樣服飾、輪廓、信仰等等的人,一昔之間都成了壞人。可是,可汗不明白這一些,因為真主明明就教導他去愛人而不是害人。他當然更不懂得掩飾,拿著蠟烛參與基督教徒的祈願,他唸起了回教祈禱文。

但是,整體而言是相當歡樂的電影。男女主角都賞心悅目。故事內容自己去看,總之就是,在911之後的緊張氛圍中,可汗一家受到了傷害,妻子(結婚前是興都教徒)把悲傷與憤怒指向可汗的回教徒身分,向他怒吼:「你能不能去告訴全美國人,你不是恐佈分子?!」可汗當真。於是開始長途跋涉,只為了見布什總統一面,帶上一句話:「My name is Khan. I am not a terrorist.」

世界很複雜,所以需要被簡化,訊息才得以傳達、歷史才得以書寫、行動才得以有所依據。於是美國人把世界依膚色、信仰而簡化成我與他,或西方與東方,或基督教與回教。但是可汗媽媽的世界卻有另一種簡單,「世界上只有做好事的人和做壞事的人,沒有其他類別」。總之,世界真的很難懂,所以我們很需要孩子的眼睛,或者如這部電影般,從一個亞斯伯格症患者的心靈來看世界——我不管你們說的作的是怎麼一回事,總之「My name is Khan. I am not a terrorist.」

終於快要見到總統了,他在人群中繼續喊著My name is Khan. I am not a terrorist,而「terrorist」一詞挑起了警察病態的過敏神經,人群馬上疏散,所有槍口對準可汗,接著就是一連串的拷問和精神迫害。這真的很荒謬不是嗎?可是,在這部處處是夢幻與超現實的電影中,這個鏡頭卻是如此現實。

可汗最終還是沒有見到布什,倒是之後見了奧巴馬。這樣的情節安排很是合理,很是符合大家對奧巴馬的期待。雖然奧巴馬這個角色被演得真的很好笑,但是這個角色有一直很努力在散播所謂和平的希望。

只是,後來賓拉登死了(這當然不是在電影中啦),奧巴馬的「伸張正義說」頓時今人毛骨悚然。殺了一個人,然後一個總統以「為大家捎來好消息」的姿態登上電視向全國人民講話。Justice has been done。好像這樣就解決了所有仇恨,好像這樣子就迎來了和平世界。

回到電影。印度電影不管是任何題材都會變得很歡樂。不管是多麼沉重的主題,最後總是會微笑著走出戲院。那種非常獨有的回眸,還有髮廊內外男女主角交錯對望(只是斜坡草坪上大石頭和樹幹換成了玻璃門窗),一直提醒你這是Bollywood,雖然場景在美國。

這電影沒有全場沸騰的歌舞場面,畢竟這在美國,要美國人一起扭脖子實在不是太好吧(笑)。不過,婚禮那場戲的「全場歌舞縮小版」好像有看到導演憋得很辛苦。XD(好吧,我其實沒看過很多印度電影,我的刻板印象來自小時候跟阿嬤一起看印度戲的那些無數午後。)

還有,這種傻人傻福劇情也真的非常印度!還有,Shahrukh Khan真的好會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