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人在台北】我是公民,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

下午從台北自由廣場回家後,我馬上又出門去了。隨便到哪裡都好,只要是到外面去逛逛。因為我不想一直再盯著臉書和推特上的消息和映像,因為我知道這樣的洗版大概會持續個兩三天。晃了一圈回來後,我才發現此刻的心情跟去年709時,完全一樣。我原本以為會不一樣。

確實是有一個小小的瞬間,有一些不一樣。那個短暫的瞬間大概在今天下午兩點多的時候吧。我人在自由廣場。同學們輪流發言,音響設備不是太理想所以我沒有很專注在聽。大部分時候我遊移在邊緣,看著這些學弟學妹的青春臉孔。當中我認識的人很少,所以話也說得少。後來我連照片也不拍了,想說反正一定還有很多人在做映像記錄。所以我只是安靜地看著大家,偶爾刷一下手機臉書和推特的訊息更新。2點40分,淨選盟宣佈集會正式結束,大家開始離場。有的說八萬人走出來,有者說十萬、十五萬。總之,人很多。沒有預期中的催淚彈。我轉頭對身邊的朋友說,「這次他們總算學會了。」那一刻我真的覺得這個政府有變得不一樣。畢竟,跟709相比,昨天一直到今天早上,並沒有大規模的逮捕行動。有設路障,但大家都還是順利進入吉隆坡市中心。前天開始警察封鎖獨立廣場,貼出庭令;行動聯盟說不會違反庭令,我們只要盡可能靠近獨立廣場就好,所以「在獨立廣場靜坐」變成「包圍獨立廣場」,也挺好。如果事情就這樣結束,那就把封鎖獨立廣場的舉動當作是警方為了顧及「顏面」,如果是這樣的話,好吧,我可以接受,甚至我會覺得政府也就算是有進步了。真的,那一刻我是這麼想的。我還在想說等一下一定要在推持上多發幾則訊息「平衡」一下報導,因為整個早上我所發的推訊都一直說警方「看來」會以暴力鎮壓;我需要告訴台灣的朋友們,我們國家的政府這次沒那麼壞了。

我繼續追看手機上的訊息。然後,有人說警方開始在獨立廣場發射20發催淚彈和水砲驅趕人群。我的心又是跌到谷底。走過去跟另一個朋友說這事,他說:「我知道了,我媽已經中了。」一定要這樣子嗎?我們都是良民啊。臉書開始有眾人逃難的照片(可是我們是在逃什麼「難」呢?),還有雙眼紅腫的自拍照。我在台北很難受,但我知道你們在吉隆坡一定更痛。去年709,我也是在自由廣場,跟一個在吉隆坡正在「逃難」的朋友通電話。他說:「你知道嗎?原來最痛的不是眼睛。而是,你在自己的國家,你完全沒有惡意,你手上沒有武器,然後你被這樣子對待。」我一直點頭說我懂我懂,眼淚快要掉下來。

而今天也一樣,完全一樣。所以從自由廣場回來後,我打了電話給弟妹,知道他們已經平安在回家的路上,然後我又出門去。我不想一直追著那些畫面看。這憤怒太難消化,尤其是人在異郷的時候。

我每次跟朋友說起這次集會的訴求時,都會說著說著自己也笑了。因為複述出來後更加覺得這些都是會被反問「這有什麼好說的難道不是都這樣嗎」的訴求。比如,我們不過是要求每個人只能投票一次、我們不過是希望我死去多年的爺爺奶奶不會出來投票、我們不過是要確保是「真的人」在投票;以及,我們只是想要「正常」的媒體。就這樣。就因為這樣的要求,我們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的暴力。

一直到現在,晚上十點多,確定我的家人朋友們都平安,可是臉書上還是不斷傳來讓人憤怒的消息,包括據聞被逮捕者被毆打至重傷,已有多名被送入加護病房。我還不知道確實的消息怎麼樣。只是,當你人不在家,卻又一直在猜想說家裡此時是不是已經遊走在失控的邊緣時,真的很無助。

廣告

2 thoughts on “【428人在台北】我是公民,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